简介

北宋生活顾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苏州幸福生活三 家的真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

张仲微喜获麟儿,以其出生地为名,唤作张浚苏。

转眼三年过去,到了张仲微苏州任上的最后一年,这几年他在衙门里的差事颇为顺心,前途光明,只等卸任后回京,另候差遣;而林依在苏州无烦心亲戚纷扰,亦过得甚为如意。

想到即将离开苏州,张仲微与林依还有些恋恋不舍,两个孩子却是兴奋莫名,尤其是张浚苏,他还没有见识过天子脚下的繁华,听说京城里好吃好顽的物事数不胜数,那一颗心,早就飞远了。

没几日,中秋佳节至,林依寻思着,这恐怕是他们在苏州过的最后一个节了,于是早几日就开始准备节下吃食,还命人去请讲银字儿的、杂耍的、调教虫蚁的,存心想让大家都乐一乐。

张浚苏最爱过节,一大早不消人催,自己一骨碌爬起来,跑到林依房里,嚷道:“娘,爹今日很乖,我想带他上街去耍。”

这到底是谁带谁耍?为了上街顽,竟来了个父子颠倒,真不知这孩子跟谁学的。林依忍俊不禁,拿手点了点他的小脑门,笑骂:“叫你爹听见,你又该挨板子了。”

张仲微对儿子要求严格,张浚苏有些怕他,闻言不再作声,只牵着林依的衣角,可怜巴巴地看她。

大宋各大节日,街上都热闹,唯独这中秋节,是一定要在家里过的,林依耐心与张浚苏讲道理,劝他稍安勿躁,到了晚上,又有好吃的,又有好顽的。

张浚苏不开腔,不说好,也不说不好,一头扑进林依怀里,扭作一股糖。林依见不得他撒娇,心一软,便折中道:“叫姐姐带你去街上吃早饭,可好?”

林依总担心大街上的吃食不够干净,怕小孩子吃了容易闹肚子,因此平日里只准他们在家里吃,不许到街上去。张浚苏上回去外面吃早饭,还是一个月前,他早就想再去尝一尝了,此刻听林依松了口,一跳三尺高,欢呼着奔去玉兰房里了。

林依望着他蹦跳的背影,摇摇头,家里的厨子,都是照着外头的手艺做的,能有甚么分别,偏他就爱朝外跑。

张浚苏到了玉兰房里,玉兰还在梳妆,穿着一件桃红衫儿,端端正正坐在凳子上,由奶娘梳头。张浚苏性子急,等不得,好容易待她梳完头,抓起一朵绢花朝她头上胡乱一插,拉起她就朝外跑。

奶娘们急急跟出去,叫道:“小祖宗,慢着些。”

玉兰晕头晕脑被张浚苏拽着,直到出了大门,才知这是要去外头吃早饭。她也爱外头的吃食,闻言高兴,但还是停下脚步,教训了兄弟几句,嘱咐他不许乱跑,再牵了他的手,规规矩矩朝前走,命奶娘丫头婆子们在后头跟着。

两人到了街上,好一派热闹景象,街口盖的两个浴池,门前卖着门面汤,专供懒得自己烧水洗脸的人买来使用;再朝里走,越过卖调气降气各种丸药的摊子,就是专门早饭的一条巷子。

煎白肠、羊鹅事件、糕、羊血、鱼羹、粉羹、五味肉粥、七宝素粥……各种点心,应有尽有。张家的饮食虽然也丰富,但张仲微和林依都是过过苦日子的,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每天早上只做两三样,像这样种类齐全的,张浚苏很少见到,立时笑逐颜开,沿着巷子一路吃下去,喝了粥,买了糕,还站在二陈汤的摊子前不肯走。

玉兰拉不动他,只好哄道:“二陈汤是大人才喝的,你一个小娃娃,眼馋甚么?”

张浚苏老老实实地点点头,道:“姐姐,浚苏听话,浚苏不喝二陈汤。”

玉兰欣慰地拍拍他的脑袋,一个“乖”字还未讲出口,就听见张浚苏道:“姐姐,金橘团小娃娃能喝,姐姐与浚苏买。”

玉兰让他揪住话柄,没奈何,只好与他买了一碗。张浚苏倒还懂事,先让玉兰喝了几口,再才接过来,几大口见了底儿。

此时他吃饱喝足,犹嫌不够,又指了应节气的玩月羹,央玉兰买与他吃。玉兰终于明白林依为何不亲自带张浚苏出来,原来他到了街上,这般缠人。为了张浚苏的肚子着想,她决定严肃一回,道:“你吃得够多了,不许再吃。”

张浚苏委屈道:“可是这玩月羹,浚苏还没吃过。”

玉兰哭笑不得:“你既然没吃过,怎晓得它叫玩月羹?”

张浚苏慌忙掩住口,红着脸垂下头去,但没过会子就又抬了起来,可怜兮兮道:“我上回见它,还是去年的中秋节,这整整一年过去,浚苏想它了。”

下人们在后面听见,笑个不停,张浚苏的奶娘上前,向玉兰笑道:“就与他买了罢,带回家,晚上赏月时吃。”

玉兰无可奈何,干脆买了好几碗,向摊主讨了个食盒装着,带回家来。

林依见了那一盒子玩月羹,哭笑不得,家里的玩月羹,正做着呢,怎么又买这许多回来?

张仲微偏袒闺女,忙道:“奶娘丫头们跟出去一早上,都辛苦了,将这玩月羹,拿去分了罢。”

林依剜了他一眼,依言将盒子递与奶娘,叫她们自去分食。

入夜,圆月当空,丝篁鼎沸,宛若云外。林依命人就在园子里摆下一桌,斟满新酒,端上鳌蟹,更有大盘石榴、梨、枣、葡萄,累累堆满桌子。

张仲微举杯祝月,又难免感概,自那年进京候任离开眉州,竟是再也没回去过,两个孩子,更是不知家乡模样,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得到机会,回去看一看眉山,岷江。

林依亦仰头望明月,刹那间有些恍惚,辨不清这是千年前的月亮,还是千年后的那轮。闭眼回想,穿越前的林林总总,不知从哪年哪月起,开始渐渐淡忘,竟只有官人儿女,始终簇拥在心头。

张仲微饮尽杯中酒,忍不住感叹出声:“不知何时能再回家乡。”

林依搂住玉兰和浚苏,微微一笑:“家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张仲微回望她的笑脸,再瞧见儿女脸上的娇憨,瞬间释然。

一家人和乐赏月,直至夜深。

----------------------全剧终----------------------

番外至此结束。感谢各位一路的支持,谢谢!

----------------------新文预告-------------------

某昧的书宝宝——

简介:

我不愿意同其他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即使我不爱他。

我不屑于做这个男人的妻子,但只要我在,此位置不容任何人觊觎。

我不是在忍耐,只是还不到走的时候。

——彪悍牌女主语

---------------

此文非种马,非宅斗,也许有表象迷惑,也许慢热,请耐心等待。

——温暖牌作者语

------------------

找到新书的方法:1.点击页面上的直通车,第一行第二个就是;

2.进入阿昧的空间,可以迅速找到;

3.公众版有一章叫,打开,等待几秒,上头会有链接出现。

-------------------------------

若是喜欢,记得收藏;不管喜欢不喜欢,记得留下推荐票,嘿!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