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强制宠婚:吻安,小鲜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8,他又看见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

“哦,”顾心扉面色有些白,似乎很是感慨:“我们舟舟都长大了。

也对,舟舟都长大了,也不需要姐姐时时刻刻照看着你了。

不过,舟舟,你有什么需要,有什么心事,还是要跟姐姐说的。

姐姐最疼的就是你,最爱的就是你,姐姐是容不得你在家里受委屈的,知道吗?”

顾心舟很是感动。

正因为顾心扉如此善良温柔,顾心舟才会觉得,宋臻喜欢顾心扉,是理所当然。

她又抱了抱顾心扉:“姐,我很好,你放心,我有心事一定跟你说。”

她走到房间门口,不让顾心扉进去了。

“姐,我太累了,想一个人休息一下。”

顾心扉僵硬地笑着:“那好,你先休息。”

顾心舟进了房间,将门反锁。

这里的一切就跟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的行李已经被人拿上来,就放在衣柜边上。

顾心舟的后背紧紧贴着墙壁,单手捂着嘴巴,无声地哭了起来。

她真的很怕回家。

因为家里有疼爱她的爸爸跟姐姐。

所以只要面对他们的关爱、感受到他们的关爱,她就怕自己再也绷不住了。

任何时候,家人在顾心舟的心里,都是弥足重要的。

更何况她不能崩溃。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不能再失去另一个儿子。

顾心舟这五年,可谓打破牙齿活血吞。

其中多少煎熬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一步步朝着洗手间走过去。

用清水洗了洗脸。

擦干净小脸,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张容颜美到令人窒息。

可是一朵灵魂却已经千疮百孔。

她冲了个澡,换了一套简单舒适的家居服,掀开被子,躺进去。

是的,她没种。

她做不到在宋臻面前收放自如。

至少宋臻那种意外睡了妹妹却还要坚持爱着姐姐、坚持跟姐姐结婚的思维方式,她学不来。

她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在顾心扉过来叫她的时候,她说,她困得要死,她要倒时差,所以午饭不吃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

顾心舟肚子饿的咕咕叫。

她算着时间,他们应该在楼下的餐厅吃的起劲呢。

而且爸爸中午还要跟宋臻一起喝酒,只怕一时半会儿午餐也结束不了。

顾心舟想起家里的二楼有个小型的会客区。

那里的冰箱常年供应新鲜的蛋糕跟水果,还有饮水机、微波炉、咖啡机。

于是饥肠辘辘的她,兴致盎然地去偷吃。

宋臻上楼取酒。

因为管家开错了红酒,顾一博要的是法国的酒,管家不认得法语,拿了德国的酒。

以防再次开错,宋臻便自告奋勇了。

如今的他,经过时间的磨砺,早已经站在金字塔的顶端。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拿酒的事情要他亲自过来。

潜意识中总觉得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他。

当他朝着会客厅的酒柜走过去,远远的,就看见一团柔媚的小身影蹲在地上,背对着他。

而她面对的冰箱门却敞开着。

地上摆放着一罐啤酒,还有一盘水果。

宋臻的脸色刷一下变得很难看。

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