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他与时光皆薄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四章 第三件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

赵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从看到小张面目全非的脸以及身上坑坑洼洼的伤口,他整个人都是僵硬的状态。

他才20多岁啊,正是大好的年华啊,可是就这么,这么的躺在了这里,如果不是分拣垃圾的货车在收垃圾,恐怕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小张毁灭卖于此。

是谁?

到底是谁?

为什么这么残忍?

他只是一个司机而已,到底影响到了谁的利益啊?

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这个孩子呢?!

赵阳心里悲痛欲绝,又跟愤怒,是谁对这个孩子下了黑手,断送了他的生命。

他一定要查出来,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赵阳带着小张的尸检报告的复印件回了公司。

把报告交给了顾霆均,顾霆均一看,没表态,但是浑身的冰冷气息也感觉到了,他在生气,或许和赵阳的感受不一样,但是还是有共同的地方的。

尸检报告上说:小张体内被检测出了大量的安眠药成分,这个量足以杀人,身上有多处伤口,但致命伤在胸口处,是被一刀毙命的。

但是因为尸体和垃圾混合在一起时间成了,所以找不到其他人的指纹和毛发。

上面还写了法医推断出小张的死亡时间就是在赵阳寻找他是第二天早上,也就是从他发现小张不见到死亡就不到24小时。

看来他失踪后就被人绑架了,之后就遇害了。

顾霆均把报告扔在桌子上,蹙着眉,能看出来他此时心情很不好。

赵阳问道:“顾总,那之后怎么处理?”

顾霆均沉默着,过了好一会,他才缓缓说道:“厚葬他,安抚他的家人,尽可能满足他们一切要求,赔偿什么的,都按照他们的要求来。”

“是,顾总。”

赵阳走出公司,看着被云遮挡的太阳,现在是天气就犹如他是心情一般,沉重,悲伤。

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出来小张的家人知道这件事的反应了,他突然没有了勇气,这种事,他已经做第二次了,第一次是顾总出车祸,随行的司机当场死亡,而这次小张的死不明不白的,甚至连一点点线索都没有,这让他着实很气恼,恼自己的无能,之前顾总说他办事效率太低,呵呵,真的是啊!

而办公室内,顾霆均把扔在一边的尸检报告又拿回来,再次认真看了起来,但是他并非专业人士,没有在上面发现其他的线索。

而此时,在一间地下密室中。

一个人被绑在椅子上,嘴也被胶带封着,睁大大大的眼睛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唯一活下来的小混混。

他完全不了解现在的情况,为什么他只是搭了个便车而已,为什么会被人绑在这,而审讯他的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难道他是叶鸿城的人?要杀了他吗?难道他真的要命绝于此吗?

审讯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阿大,阿大遵从自己boss的指令把人带到这里审讯。

阿大给后面的小弟示意了一下,小弟走上前去把小混混嘴巴上的胶带给撕了,嘴巴上得到自由的小混混就离立马喊道:“大哥,不要杀我,我保证不说出去的,求求你,不要杀我。”

阿大一挑眉,这还什么都没问呢,就开始求饶了,是怕他杀了他吗?

太小看他了,虽然他阿大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跟着boss混到现在,也是懂分寸的,他们从来也不会欺负弱小,草菅人命的,除非别人主动来欺负你,否则他们什么都不会做的。

“谁要杀你?”阿大问道。

想着小混混一脸的伤在路上拦车的情景再加上他口中所说的,阿大已经判断出,有人在追杀他,而他以为自己和他们是一伙的,所以就立马求饶,什么都不顾了。

小混混一听,感觉不对,如果是叶鸿城的人,不会这么问的,莫非他们不是叶鸿城的人?

“请问你是叶总的人吗?”小混混问道。

“叶总?”阿大重复了一句,叶总恐怕就是叶鸿城了吧。

看他这么害怕,莫非是叶鸿城在追杀他!

“大哥,求你求求我,我不想死,不能被叶总找到我,不然我就死定了。”小混混也挺聪明,从阿大呢喃声中察觉到这个人不认识叶鸿城,那么就是他或许还有一丝生还的希望,就赶紧求饶道。

看来是真的了。

“说说吧,你和叶鸿城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追杀你?”阿大懒懒问道。

小混混想了想 试探的问道:“我如果说了,大哥你能放过我吗?”

呵呵,还跟他谈条件?

算了,反正boss只让他审讯,其他也没说,就当是他善良之心泛滥吧。

“说说看,不说你可能会死,说了可能不会死,你怎么选?”阿大威胁道。

小混混一听,目光紧缩,低头想了想,然后说:“我说。”

接着,小混混就把他们和叶鸿城的关系说了一遍,包括十年前的事情,也包括为叶心然杀人的事情,但是他没人说帮叶心然杀的人是谁。

阿大听了,还是有点惊讶的。

这个叶鸿城再怎么说也是企业家,但是做的事情也比他们好不到哪里去,还真是很难想象。

“说完了?”

“嗯。”

“你先在这里待着,放心我不会杀你,你和我无冤无仇的,我杀人有何用,但是为了防止你没有守住嘴巴,所以你就在这里多待几天吧。”阿大走之前说道。

小混混一听,木讷的点了点头。

阿大离开了审讯室就去了霍霆歌的住处。

他和小混混说的话给霍霆歌重复了一遍。

“就这么多?”

“是,boss。”

看来这个叶鸿城不简单啊,但是有一个疑问,他到底是了什么这么做呢?这几个小混混又能威胁到他什么呢?还是说他有什么把柄被那几个掌握了?

“你说叶鸿城跟十年前名城的最大人口贩卖案有关联?”霍霆歌突然问道。

“听那个小混混说是有关系的,而且还说叶鸿城创建嘉视的资金就是贩卖人口后的本金来源。”阿大答道。

霍霆歌冷笑一声,还真是恶心啊,不知道这样说公司顾霆均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他有点期待了。

阿大看着自己boss那声冷笑,浑身打了个哆嗦,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夫人最近最近怎么样?”霍霆歌换了个话题。

阿大想了想,说:“夫人一切安好,都好好待在别墅,之前和老夫人吃了一顿饭,然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是吗?”

方怡和霍霆歌回西雅图后,就一直待在别墅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偶尔就是去花园坐坐,赏赏花,吹吹风,然后就那样坐一天。

她这样不明摆着在和他闹脾气吗,知道让她离开名城不是自愿的,但是他也没有强迫她,这样算什么!

霍霆歌也有点怒了,但是他不敢当着她的面子发火,因为她根本不吃这一套,他发火,她只会比他更火,一个软硬不吃的老婆还真是不好办啊。

另一边,小张的厚实以及赔偿全部弄完后,赵阳回公司给顾霆均汇报,顾霆均只是说了一声“好”,并未说其他安抚话语,这让赵阳心里有点闷,再怎么说小张也是老板的司机,从小张出事到现在他好像一直没有表现出很关心的态度,虽然他知道老板性子清冷,冷漠,但是真的就什么都不说吗?

看到赵阳还傻傻杵在那里,顾霆均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然后问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有亲自给他的家人安抚,没有亲自去查这个案子?”

赵阳心里一阵慌乱,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老板这是会读心术啊?!

“没……没有……”赵阳心虚的说道,都结巴了。

“你跟在我身边也好几年了,觉得我是那么冷血的老板吗?”顾霆均问道。

赵阳想都没想到摇头,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绝对没有,他不会这么想的,也不可能会这么想的。

“我会查,只是在等一个时机,他不会白死的。”顾霆均用清冷的声音说道,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但赵阳还觉察到,老板这是在跟他保证啊。

“我相信老板。”

对,他绝对相信老板的,正如第一次司机死的时候,顾霆均回美国一瞬间就打倒了那场车祸的罪魁祸首,帮他报了仇,他相信这一次,老板也会这么做的,是他太小心眼了,无端瞎揣测,他该自扇耳光的。

……

一家西餐厅中。

叶心然和顾霆均对面而坐。

“顾大哥,我们好久没有出来吃饭了,这家餐厅听说饭可好吃了。”叶心然开心的说道。

顾霆均打量了一下,没有说话,端起红酒轻轻抿了一口。

“顾大哥,记得你答应过我三件事吗?”叶心然说道。

“嗯。”顾霆均道。

“那么我现在要说第三件事了。”叶心然郑重的说道。

“说。”

叶心然突然觉得有点害羞,毕竟这种事让女孩子说出来就感觉有种很轻浮的感觉,但是她也顾不上这些了,只要能把眼前的人紧紧握住,轻浮算什么,她还要抓牢他呢!,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