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他与时光皆薄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五章 和我订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

他与时光皆薄幸正文第二百一十五章和我订婚叶心然愈发害羞了,甚至脸都开始发热了起来,有没有红她倒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她真的是无法对视顾霆均那张帅气俊郎的面容。

害羞归害羞,但她想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比如说,眼前的这件。

她偷偷的瞄了一眼顾霆均,发现他没有看她,只是看着眼前的杯子,这让她更加有了**和决心。

想到这,叶心然喝了一点红酒,就当是给自己壮胆和增加勇气了,她慢慢说道:“顾大哥,我们交往也有一段时间了,我非常非常喜欢你,可能你都无法感受到我的那种喜欢,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未有过真正的心动,遇到你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的世界瞬间亮了,哪怕是无尽的黑暗里我也能看到那道亮光,不怕你笑话我,遇到你的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最后实在睡不着我还是抱着从网上搜到的照片,看着才能勉强入睡,就怕天一亮,什么都没了,怕你就只是我做的一场梦,我想要把你留住。

当知道你和瑶瑶的关系时,我绝望,痛苦,悲伤,无奈我只能祝福你们,谁知,当你说出让我做你的女朋友的那个瞬间,我觉得如果那是梦的话,千万别叫醒我,让我就这么梦下去,好几天我才适应了我的新身份,我高兴的想要发疯,终于站在了你的身边,可以每天肆无忌惮的看着你,陪着,我一直想,或许这就是我最大的梦想和希望了。

但对不起,顾大哥,我还有一个愿望,或许我现在说出出来有点唐突,你可能觉得我有点不够矜持,但是我顾不上那么多了,我想光明正大的待你在身边,照顾你,陪伴你,永远和你在一起,无论付出任何的代价,我都在所不惜,所以——”

叶心然停顿了一会,仿佛在发力,她深深闭了一下眼睛,等下次睁开的时候,眼睛里充满着坚定和无所畏惧,她慢慢说道:“顾大哥,和我订婚吧,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在你的最忠诚的妻子!”

说完后,叶心然眼神也毫不避讳就直直看向顾霆均。

而顾霆均自她开始说起,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垂着眼眸,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叶心然也颇有耐心的等着。

她知道他肯定是思考,或许是在想她说这话的意思,或许是在想着她说这些话是真假,更或许是想要不要答应她。

不管是哪个,她都丝毫不动摇,是,她以前是说过很多谎话,但对顾霆均说的这番话,她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半点谎言,都是无比真诚的,在这个她喜欢的不能再喜欢的男人面前她放弃女儿家的尊严和骄傲,只为留在他身边,不求任何回报。

就这样,叶心然静静的等着,而顾霆均依然没有给出答案。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顾霆均抬起眼眸,看向叶心然,用他独有的清声音问道:“一定要这样?”

叶心然微笑的说道:“顾大哥,我喜欢你,不,我爱你,想要做你的妻子,就这么简单。”

顾霆均沉默了一下,仿佛在思考,又过了一会,说:“这就是你的第三件事?”

叶心然表面是在笑,但心里其实很苦涩,他不能把这看做是她的求婚吗,非要用代价,条件这些来衡量吗?

如果非要这样,她也就只好这样做了。

“如果用第三件事来让我能留在顾大哥身边,那么就当做你答应的我第三件事吧!”叶心然说道,语气透漏着丝丝的无奈和心酸,他对她纠结有没有一点的感情呢。

这次,顾霆均没有像前两次那边直接答应了叶心然的条件,他说:“如果这是第三件事,两天后我给你答复。”

叶心然也微微吃惊,既然是她提出的条件,他应该马上答应,为什么会要过两天呢?

难道他有其他的想法?

不,不行,绝对不行。

这是她最后的杀手锏了,绝对不能失败!

“好,我等你的消息。”叶心然贴心的说道。

晚上,名苑。

夜深人静,顾霆均坐在付瑶床的边缘上。

今晚,是付瑶唯一一次没有自虐的晚上,她呼吸平稳,看来睡的很想。

顾霆均伸手想摸她的脸,但在离脸还有半截手指长的距离停住,没有上前,表情浮现了微微的无奈,然后收回了手。

他喃喃细语道:“为什么我们会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你父亲要做那些事?为什么你可以睡的这么安慰呢?为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呢,这几个字顾霆均没有说出口,在心里默默补全了。

乔宇说让他放了她,i

is也说她成这个样子,报仇还有什么意义吗?何子期说她都已经这个样子,为什么他还能这么折磨她呢?

可是,她现在睡的挺好,过的挺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上什么都不关注,凭什么?凭什么所有的指责都是向着他来的?

他错了吗?为家人报仇他错了吗?

没有,他没有错。

可是,为什么直到现在,付正阳已死,他的大仇也已经得报,为什么他的心没有半点舒展,没有半分开心,找到了妹妹,为父母报了仇,可是他的心却空虚了,更加无助,仿佛少了很大一块。

用什么都无法填满,只有在她身边的时候,哪怕都是玻璃碎片,但那份空虚感至少是不存在的,所以——

顾霆均看着付瑶说道:“如果这一生注定是这样的,那我们就纠缠到死吧,这样起码我们都有个伴不是吗?”

说这话时,顾霆均的眼中是带着笑意的,语气也比之前轻松了许多。

他如果和叶心然结婚,那么付瑶绝对不能少,否则,后半生他该用什么来填满那份空荡荡的内心呢。

所以他决定了,就算是和叶心然结婚,付瑶也要留在名苑,不管她是痴,是傻,是疯,还是颠,他都想她在他周围呼吸着,这样他才能坚持着。

在付瑶床边坐了不知有多久,顾霆均的为她把被子往上面拉了一下,然后站起来离开了房间,并合上了门。

隔日。

当叶心然听到顾霆均肯定的答复时,她知道那是她要求的,但心里还是激动,甚至激动的说不出来话来,只能说道:“顾大哥,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当你的未婚妻,以及妻子的,相信我。”

顾霆均没有任何感情,也没有表情,说道:“如你所愿。”

说完看挂掉了电话。

叶心然也不在乎他到底是不是真心的,总之,她成功了,成功让顾霆均答应同她订婚了,她做到了!

想着未来的日子都有他在身边,真的都无憾了,只要订了婚,后面的再结婚,她有信心让他真正的爱上她,对他死心塌地,这样她的人生就圆满了,再也没有什么空缺的了。

地下室。

“boss,听说顾总的专属司机死了,而且还是在垃圾堆被找到的。”阿大在一旁给霍霆歌汇报着。

“哦?有说死因是什么吗?”霍霆歌挑眉问道。

“没有,目前没有什么线索。”那个司机阿大也见过,为人比较老实,不像是能得罪人的啊,为什么会突然就那么死了呢,真是太突然了。

这时,“砰——”的一声,一个椅子倒了。

霍霆歌看了过去,发现他们之前抓来的小混混惊慌失措的正在扶椅子,而且还浑身在颤抖。

霍霆歌眯了眯眼睛,问道:“你认识那个司机?”

小混混一听,猛的回头,忙摇头,说:“没……不没有…………不是。”他说的语无伦次,明显感觉不太对劲。

霍霆歌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放过他的一举一动,然后示意阿大上前去审问。

阿大收到指令后,就上前,把小混混一把抓了,强按在椅子上,冷冷问道:“说吧,那个司机怎么死的?”

“不……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小混混吓的身体往后缩,边摇头边否认。

没有?没有的话,在听到他和boss的话的时候,那么激动,还弄翻椅子,之前都好好的,偏偏这个时候不对劲,谁相信没有事情发生呢?

“不说是吧,如果你不说,我们就不用再保护你了,叶总恐怕很乐意知道你在哪?只要我的一通电话,我相信叶鸿城会在五分钟之内赶过来,你将会在十分钟之内和你那些兄弟去团圆了,这样,你想说吗?”

小混混一听,瞳孔放大,吓的脸色铁青铁青的,颤抖的动作更大,说:“我说,我说,那个司机,是我们杀的,但是我们只是听从吩咐啊,不是自愿的,求求你,不要把我交出去,我不想死,不想——”

“谁的吩咐?”霍霆歌问道。

“是……叶鸿城的女儿,叶心然!”小混混说道。

霍霆歌一听,嘴角微微勾起,眼神全是看好戏的意味。

有趣,真有趣!

顾霆均的现任女友杀了他的司机!这个新闻可真是——诡异!

“她为什么要杀那个司机?”阿大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那个司机好像是知道叶小姐的秘密了,所以才……”

“boss,你看!”阿大看向霍霆歌。

“秘密吗,这个倒是勾起了是的好奇心,或许我该去问问顾总的助理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