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他与时光皆薄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七章 怎么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

乔宇一听也是一脸为难,已经属于事实的事情再怎么调查都没有用了,老顾啊,哎怎么说啊?!

谢浩宇看了看赵阳以及乔宇的神情,也是无奈啊,这是这个恶人谁当比较适合啊,纵使再怎么不相信,不敢相信,也要面对现实,一时的逃避不见有半点好处的。

乔宇接过赵阳手上的资料,严肃的说道:“我去说吧,不管怎么说也要让他知道这个真相的。”

赵阳担忧说道:“这……那顾总会怎么样?”

“谁知道呢?不管结果怎样,这都是必须知道的。”乔宇说道。

接着,乔宇拿着资料来到顾霆均办公室,把资料放在办公室桌子上,说:“老顾,你让赵阳查的东西已经查清楚了。”

顾霆均本来是背对着门,站在大大的落地窗跟前,若有所思,听到乔宇的话立马回头,乔宇指了指桌上的文件,说:“看看吧。”

顾霆均犹豫的拿起了那份资料,翻阅了起来。

接着的两分钟之内,办公室安静的下来,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不可能!”顾霆均冷冷的把文件甩在桌子上,立马否决道。

就知道是就这样,他是不敢相信了。

“不管你相信与否,这个就是事实,这个是航空公司那边给的所有关于付瑶登机的资料,她上了那架失事的飞机,换句话来说就是:付瑶不在了!”乔宇沉重的说着,小瑶瑶就这么没了,他心里也不好受啊,但是比起他来说,现在最不可预测的人就是顾霆均了,他应该比自己更难接受吧。

顾霆均冷冷说道:“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是她,不是她,不是她的,只是名字一样而已,不是她!”

乔宇看着他,鼻子一酸,他还是不敢相信。

“老顾,小瑶瑶已经死了,你为什么就是不信呢?她已经葬身大海了啊,你知道吗?”乔宇大声说道。

“你闭嘴,她没有,她活得好好的,你不要胡说!”顾霆均面部表情点扭曲了,话语带着警告。

她怎么会死?不是她,是航空公司弄错了,一定是这样,不要诅咒她,她一定是在某个角落,在等着他去赎罪,不会是她,一定不会是她!

乔宇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顾霆均,这么胆小,连这点胆量都没有,让他有点生气。

乔宇站在他跟前,拽起顾霆均的领子,一个字一个字,犹如揭露真相的一般,说:“别再自己欺骗自己了,你心里早就相信了,付瑶已经死了,不在了,时间地点,身份证都一样,你还想怎么样?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她……不在了,你逃避有用吗?你再调查有用吗?她已经没了,你还想在逃避吗?你就这么胆小,连这点接受能力都没有吗?啊!”

顾霆均睁大眼睛,眼睛里全是血丝,他怒气冲冲的推开乔宇,嘶吼道:“你胡说,不是这样的,不是她,她不会死的,不会的,不会的。”说到最后的顾霆均的声音已经嘶哑的不能再嘶哑了。

“我也希望我是胡说啊,我也希望她活着啊,我也希望你能对着她忏悔让她原谅你,看着你们幸福的生活下去,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她不在了啊,那个傻女孩已经不在了啊,已经不在了啊,我骗不了自己,所以你也别在骗自己了,霆均!”乔宇声音颤抖的难以自持,他不是女人,但是此时他却想哭,那个单纯的要命,傻的可爱的女生就这么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这谁能接受啊!

顾霆均一下子仿佛被谁抽掉了身上的所有力气,整个人跌跌撞撞靠在墙上,死灰的脸,看着天花板,眼睛里的光也如同黑夜降临一般,瞬间熄灭了。

乔宇别过头不去看他,看了他,自己或许真的会流出眼泪来。

“她死了?”顾霆均喃喃自语,不知道是在询问还是在肯定,声音无比的虚无缥缈。

接着,顾霆均忽然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办公室,把乔宇吓了一大跳,乔宇随后跟上去就再也看不见顾霆均的身影了。

遭了!

老顾这是想做什么?

乔宇心里一沉,给谢浩宇和iris分别打了一通电话,说:“你们赶紧去找老顾,他情绪很不对劲,他刚跑出公司,我已经找不见人了。”

听到乔宇的话,iris和谢浩宇也是一脸担忧,都分别出去找人了,当然也包括赵阳。

最后大家是在名苑找到顾霆均。

整个名苑的灯都没开,顾霆均就这样坐在付瑶之前的房子,呆呆的坐着,手只能摸着床单,床上的一切东西都不见了,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这里时最原始是那个床单,这么久她都没有换过,只是把自己的铺盖加了上面而已。

现在整个房子什么都没有了,恢复了最原来的样子,她的东西都没有了。

顾霆均呆呆看着空荡荡的房子,里面属于她的气息还比较浓,只有这一点能让他的心脏稍稍舒服点,除此之外,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已经不会呼吸了。

当他目光落在桌子上时,被桌子上的一张纸吸引住了目光,他站起来走到桌前拿起那张纸,开始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顾霆均的眼睛彻底红了,手颤抖的差点拿不住。

这就是真相吗?

是这样吗?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啊?

那张纸最终还是落在了地上,而且是被翻了过。

而且上面的一些文字也落入了顾霆均眼眸中。

他蹲在地上,又拾起了那张纸,开始看着。

“顾霆均,如果你看这封我爸爸在监狱写的忏悔信,就大概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了,我爸爸虽然有错,当他也是听你的指令,入狱了,现在真相一已经大白了,我爸爸用自己的梦去忏悔自己做过的事情了,我和我家人已经不欠你什么了,而你,却欠我们两条生命,而我也没有勇气和能力为他们报仇,只是我永远不见原谅你的,只愿我们今生永不相见!”

顾霆均彻底瘫坐在了地上,眼睛里起了一层雾,而他神情跟死灰一样,然后自言自语说:“不原谅我?不相见?呵呵呵,就只有这些吗?你说的不错,我不是欠你两条命,而是三条命,一年前的救命之恩,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我做了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啊?哈哈哈哈哈!”顾霆均疯狂的笑着。

乔宇三人站在门跟前,看着顾霆均如发了疯似得狂笑,都是一脸不忍心!

顾霆均笑完,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iris上前蹲了下来,说:“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我还是要说节哀顺变吧!她已经不在了。”

顾霆均看向iris,表情跟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一般,带着哀求说:“她救了我,我做了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她爸爸逼进了监狱,隔断了我和她之间的爱情,放纵叶心然对她无耻以及家人的迫害,我却跟傻子一般不去查,不去证明,在她母亲才冲向货车的时间,我居然想的是我为我父母报仇了,呵呵,太可笑了,我都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啊?我都做了什么?啊!”最后的一句话顾霆均的吼出来的,而且是随着眼泪一起出来的。

iris,乔宇以及谢浩宇全部震惊了,那个自信满满,稳如泰山,诧叱风云的商界传奇顾霆均居然哭了,而且那个表情就像失去最心爱东西的表情。

顾霆均哭了。

是的,他哭了,浑身的细胞都在颤抖,挤压,血液仿佛在倒流,心脏的地方没有血液的供给,一直在揪着,难受的他控制不住紧紧的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

三人被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也是完全不敢看他现在的表情,脸都慢慢别了过去。

顾霆均喃喃道:“她那么恨我,怎么会死呢?她应该要找我报仇啊,让我受和她之前的折磨和痛苦,为什么就这么走了呢?难道连折磨我都不愿意了吗?为什么啊?那我这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还欠太她那么多,又该这么办?”

顾霆均像是对着空气在说着一般,有谁会回答他呢。

两天后。

赵阳端着饭菜从房间出来,进去是什么样,出来还是什么样,完全没有动过。

乔宇问:“他还是不吃吗?”

“老板,一动都不动,不管我说什么,他都没有反应,喂他东西他也完全不张嘴,即使喂进去了,也只是在嘴里完全不下烟,这可这么办?”

谢浩宇说:“这都两天一夜了,他一直都待在那个房间,谁叫也没反应,也不能一直这样啊,付瑶的后事也没人处理啊。”

“哎,有什么办法,付瑶的死亡对老顾的打击可是空前绝后的,这可是致命的,我们再说什么也无法同他一样,也无法陪他感同身受啊!”乔宇叹气道。

“这样下去,身体也吃不消啊,想想办法。”iris严肃的问道。

三人对看了一眼,又是无奈的低下头了。

这个办法目前谁也想不到,也无法想到,又有谁能彻底安抚现在的顾霆均呢?

有人吗?

或许没有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