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他与时光皆薄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代名企的坠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

三天后。

法院以谋杀罪和贩卖儿童嘴,依法判处叶鸿城死刑,立即执行,而叶心然,以买凶杀人,教唆绑架,判处死刑缓刑一月执行。

就这样,嘉诚国际这个风光无限了十多年的公司就这样落下了帷幕,员工离职,股东撤资,嘉诚的大门也被封了。

新闻对这次的事件进行了全天24小时轮播,几乎每个电视台都在播,不是在新闻频道就是在广告里夹着,总之来说,辉煌和衰败就是一步之遥。

sawell。

乔宇看着电脑上视频播放的新闻,说不上是什么心情,他对叶鸿城本来就没什么好感,主要还是在于他早餐了他好兄弟不幸的家庭。

不过某种程度上也应该感谢他,如果不是他,乔宇也不会遇上顾霆均,更不会联手创造sawell这个帝国。

老顾看到这个消息本来应该是很开心的吧,可是……哎,乔宇只能在心里叹气。

他现在就把自己关在房间,不说话,不吃饭,不睡觉,就那样待在付瑶住过的房间里,让人很是担心啊。

名苑。

乔宇再次来到名苑,正好看到赵阿姨端着丝毫没有打动过的饭菜从房间里出来,脸上很是无奈。

“他……还是不吃?”乔宇问道。

“是啊,我喊了他好几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饭菜我放在桌上已经好几个小时,但丝毫未动,乔先生你快劝劝顾先生吧,这样下去,他的身体就垮了啊!”赵阿姨请求道。

乔宇不是没有试过,这几天他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可是没有半点成效,iris和谢浩宇也是如此,根本不见效果,这让他也无计可施。

“你去忙吧,我去看看他。”乔宇对赵阿姨说完,就去了那间房子。

乔宇推开门,房间灯也不开,窗帘也没有拉开,整个房间太黑暗了,让人有一种强烈的压抑感。

乔宇走到窗口跟前,拉开了窗帘,已经四月了,外面不在寒冷了,花都开了,阳光也明媚了,但是人……乔宇站在顾霆均跟前,看着他。

这样的顾霆均,他根本就没有见到过,颓废,邋遢,头发发油了,衣服乱的不能描述,下巴的胡子已经长长了,嘴巴干的起了一层皮,脸呈土灰色,如果他说眼前这个人是大名鼎鼎的顾霆均,恐怕100个人里面会有101个人不会相信。

换了他,估计也不会相信。

乔宇微微提了提膝盖处的裤子,然后蹲了下来,手放在顾霆均的胳膊上,平淡的说:“今天我看新闻了,法院对叶鸿城和叶心然的判决下来了,他们父女分别被判处死刑,得到他们应得的处罚,你也算为你父母报仇了。”

乔宇缓缓的说着,顾霆均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但是,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的,sawell我们可以替你看着,可是你爸妈呢,你难道不对他们说一声安息吗?不对他们说一声,你妹妹找到了吗?还有付瑶,她的后事还没有人安排,她没有家人,没有亲人,我们作为朋友难道不应该帮她吗?还有,你还欠付叔叔和付阿姨一声对不起啊,你真的就打算这么下去,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吗?你让关心你的那些人又该怎么办呢?”

听到这话顾霆均动了,而且动作很大,他把乔宇直直推倒在了一边,用着无比嘶哑而已沉痛的声音说:“出去。”

顾霆均已经好几天喝过水了,也好几天没有说过话了,声音嘶哑的有些难听,而且那个声音一直在颤抖。

乔宇无奈的笑了笑,到现在他还是不愿意接受付瑶已经不在了的事实,只每次提到这个话题,他才会有反应,而且每次都是相同的对他们吼着,让他们出去。

那样从容淡定,手握乾坤,自信慢慢的顾霆均一下子就变得如此的胆小,不敢面对死亡,面对离别,面对悲痛。

这时,赵阿姨在门口说:“乔先生,何先生和何小姐来看顾先生了。”

乔宇看向门口处,果然看到何子期和何悠悠站在门外。

乔宇站起来走出房间,对他们说道:“你们来了啊!”

“他……怎么样?”何子期问道。

乔宇目光看向顾霆均,示意道:“如你所看到的那样,他还是不愿意去相信付瑶的死亡真相,就一直那样待在那个房间。”

“大哥哥他……”何悠悠小声说。

“我和他聊一聊,可以吗?”何子期看向乔宇。

“请便。”乔宇说。

“悠悠,你去客厅坐着。”

何悠悠点了点头。

之后,何子期进了房间,关上了门,然后和顾霆均一样,直接坐在地上,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那个总裁范。

他随意的坐着,然后打量了一会房间:“这是瑶瑶住的房间吧!”

“论狠,没人比得上你,居然让她住在这样的房间里,也只有你顾霆均会这么虐待她了,不过我想,她应该也不会在意的,她在意的地方,应该说人恐怕至始至终看只有你一个吧,如果不是在意的,她怎么会乖乖的住在这里让你虐待呢,真是个笨女孩。”说完,何子期还轻笑了几声。

顾霆均没有反应。

何子期也不在意,继续说:“这几天,我和你一样,沉浸在失去她的悲伤中,而且我们都在自责,只是自责的方式不一样,你在自责你自己冤枉了她,让她父母惨死,让她也差点疯了;而我呢?呵呵,我在自责,我亲自把她送上了那架索去她生命的飞机,看着她飞走了,把她送往了死神的怀抱,是我,是我杀了她,我一直觉得是你杀了她,可是,我发现真正杀了她的人是我,是我让她连这个世界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我是个杀人凶手,我应该去死,这样才能弥补。

所以,你难道真的这么能忍的住不打我吗?顾霆均,你要是个男人,就起来打我,害死付瑶的人是我,是我何子期,背着你,送她去死,所以起来打我啊!”

顾霆均确实有了反应,他目光冰冷的落在何子期身上,接着就伸手去推何子期,可是,他已经好久没有吃饭了,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没有推倒何子期,自己却向前趴在地上,眼里的泪一点一点滴在地板上,沉声说:“我对不起她,辜负了她,害死她父母,逼疯她,最后逼她急忙逃开,是我,是我害了她,是我!!!”

何子期还在保持坐着的姿势,也没有想去搀扶顾霆均的意思,就那样随意坐着,说:“那天,她来找我,我欣喜若狂,看到她终于好起来,我感觉我的生命突然亮了,当我付叔叔的信交到她手上时,你知道她说什么吗?”

何子期看向顾霆均,带着笑容说道:“她首先说的就是她爸爸不是犯人,他是无辜的,她都没有怪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是爱你的,她或许没有其他女生那样阳光,开朗,外向,不会把情啊,爱啊这些挂在嘴上,她用她笨笨的办法爱着你,你觉得她真的会为了你的那点威胁就怕了你,就会乖乖回名苑吗?会在已经没有个人意识之后还会听从你的命令回到名苑吗?根本不是,如果她想,哪怕用我表哥的权利,你赢不了那场官司的,可是她就那么快放弃了,她想让你放弃仇恨,所以在付叔叔进了监狱被判刑之后她都没有怨言,她想感化你,让你感受到家的温暖,你根本没遇到过这么傻的人吧?

可是很快,一切都变了,在你跟叶心然订婚那天,她心里最后的坚持坍塌了,她终于什么都没有了,宁愿怨恨着你离开,也从来没想过报复,这样的人你怎么忍心呢?”

顾霆均趴在地上,狠狠咬着手指不让声音露出半分,眼泪布满了他整个脸颊,哭的像个孩子,如同那年父母都不在了,他失去了所有的信念,失去了给与他温暖的家庭,而这次付瑶的死亡带给他的悲痛和绝望比那还要多,还要深,带走了他的希望,带走了他的本能,带走了他的呼吸,每呼吸一下,都感觉心脏处疼的发紧,仿佛下一刻就会窒息而亡似得。

此刻,顾霆均终于相信了,那个他伤害至深,第一次感受到爱和希望的女孩离他远去了,再也找不到了,他一个人停了一个迷雾中再也找不到方向了。

看着顾霆均在压抑痛苦,何子期也没说什么,静静的看着房子,像把这里深深铭刻在记忆中一样,仿佛在这个房间里,那个心爱的女孩还会出现一样。

最后,何子期离开了房间。

“如何?”乔宇问道。

“只要你自己不想信息谁也没办法,不过,貌似现在他相信了,只是还在深深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好说啊!”何子期说道。

“大哥哥,他会好吗?”何悠悠问道。

“当然了,他是顾霆均,是你的哥哥,肯定会好的。”何子期说道。

乔宇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也很快便恢复正常了。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方式,只是他愿不愿意接受呢?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