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他与时光皆薄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相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

虽然之后,何子期的话让顾霆均在一定程度上似乎是相信了付瑶已经不在了的事实。但是,知道了比不知道还要来的那么猛烈。

自责 愧疚和痛苦就像洪水一般瞬间淹没了他的视觉,听觉,味觉,整个人就像被流放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看不到一丝光明,就在这边黑暗中茫然中,再也找不到方向感。

顾霆均再次陷入了颓废和绝望的漩涡中,整天只知道喝酒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别人再叫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乔宇进到房间,差点被地上的酒瓶子绊倒,等他看清地上酒瓶的数量,满脸震惊。

他这是疯了吗?

这地上少说有上百个酒瓶子,这完全是不要命的喝法啊!

乔宇走到顾霆均面前,蹲下,说:“老顾?”

顾霆均垂着头,眼睛眯着,就像是睡着了,但是他头还两边摆着,明显是没睡着。

“你这是何必呢,你这么折磨自己就能让她活过来吗?不能,你就算喝死了在这,所有的事情也不能当做是没发生过啊,醒醒吧!”乔宇手紧紧捏着顾霆均的肩膀,担忧说道。

顾霆均眼睛睁开了个缝,然后漠然打掉乔宇的手,随手抓到旁边一个还有酒的瓶子就直接往嘴里灌,酒一半入了他的口,一半顺着下巴流进了脖子里,还差点让他自己噎着了。

乔宇一看他那样,就来气了,夺下他手中的酒,怒道:“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了?你应该让那些客户,那些记者来看看,看看这还是顾霆均吗?分明就是个酒鬼!”

顾霆均坐起身来,猛的从乔宇手上又夺走酒,还抱在怀里,一只手还不停抚摸着,就像在抱着希望一样。

乔宇此刻就算有火也完全发不出来,他知道就算他对眼前这个人再发火,再喊,他自己不想走出来,别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瑶瑶已经死了,你这样她也看不到啊,你还欠她很多事不是吗?难道你现在都不对她说一句对不起吗?她会更恨你的。”

“呵呵”顾霆均轻笑了两声,然后带着嘶哑而已痛苦的声音说:“恨?她恨我是对的,你不看看我都做了什么?我傻了 她父母,害死了我和她孩子,现在连她也被我害死了,他们全都死了,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啊?”

说着,说着,眼泪就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乔宇不忍看他,但还是要安慰他:“我知道的,那中间有误会的,你也不想的,他们会理解的,别再折磨你自己了。”

顾霆均猛的推开乔宇,吼道:“是我,是我害死了她,是我,死的应该是我,是我,我是个罪无可恕的恶人,我比叶鸿城还要可恶,比叶心然还要无耻,我应该要下十八层地狱的,可是,不是她啊,不是她啊!”

一想到之前何子期对自己说过的话:“你如果现在不查付叔叔的事情,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是啊,他尝到了报应,自食后果,他岂止是后悔了,简直觉得他顾霆均的智商就是跟白痴一样,如果当初他产生那一点点查的念头,那么怎么让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呢,说不定他和付瑶已经在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了。

是他,是他亲手毁了了他们的幸福了,毁了他们的未来,毁了他们之间的信任,那样的她,教育处这样的她的父母怎么可能会做那样的事情呢?

为什么?

为什么他不去查?为什么啊?!!

顾霆均现在恨不得亲手杀了自己,可是他甚至连去见她的勇气都没有,怕在黄泉路上看不到她,来世也见不到她,那他怎么办啊?

乔宇知道顾霆均和付瑶之间的所有事情,当初他也是希望他们永结同心的,可是,后面事情的发生谁也控制不住,他也有责任的。

正如霍霆歌所说,如果作为他朋友的他们肯去查的话,那么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也不会让老顾变成这个样子了,他也有错啊,只顾着自己的事情了,现在他又怎么去安慰他呢?也不知道从何安慰啊!

“我也有错,对不起!”乔宇低头对着顾霆均道歉。

顾霆均苦涩一笑,又抱着酒大口的喝了起来,“我太自大,太狂傲了,自以为自己很厉害,可以掌控所有的事情,没想法到头来,却就是一个傻子一样,毁了她,毁了我,毁了我们之间所有的美好,现在却还有脸在这后悔,可笑吧?!”

可笑吗?

乔宇也不知道,或许可笑的只是他们这些自以为是的成功人吧。

三天后。

sawell还是乔宇和谢浩宇在指挥着,而顾霆均还是那样沉浸在悲痛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霍霆歌来的时候看到的就和乔宇看到的是一样的,他还轻捂了捂鼻子,房间难闻的要命,酒味以及很久没有透气的沉闷味,让人不想在里面多待一分钟。

霍霆歌对赵阿姨说:“把里面的酒瓶子全部扔了。”

赵阿姨一脸为难:“可是,现在他说……”

“不管他,现在他已经那个样子,说的话不能信了,听我的。”

“是!”

于是,赵阿姨和随霍霆歌一起来的阿大,一起帮忙把所有的瓶子搬到别墅外面,赵阿姨还打开了 窗子,让阳光照进来,让新鲜空气也进来。

面对刺眼的阳光,顾霆均用手挡了挡,眯着眼睛,身子往后缩着。

当房间空气终于清新的时候,霍霆歌这次走进屋子,找了个椅子坐在顾霆均对面。

他打量了一下顾霆均的样子,一脸严肃,只是觉得他这幅样子他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像曾经有一个男人也是因为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而变的颓废不堪。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霍霆歌不像乔宇那样,一上来就安慰顾霆均,他没有,他就是淡淡的扯着其他话题。

也不管顾霆均什么表情,接不接受,霍霆歌就自顾个的讲了起来。

“曾经有一个傻子,他有一个很漂亮,他喜欢的,也喜欢他的妻子,他们原本可以很幸福很美满,但是那个男的,因为太过自信,太小心眼了,怀疑自己的老婆和别人有染,于是,他们就开始吵架,谁也没有想道歉的意思,有一天女方想去道歉,可是她打不通丈夫的电话,无论多少次都是,还是女方父亲亲自打给男方,男方居然说女方没有想要和好的意思,这人女方很是痛心,这让她心破碎散了一地,这就是那个这时,女的怀孕了,她想着和自己的丈夫分享这一喜悦,想着这也是和好的契机,于是她去找他。

结果,她看到了丈夫和其他女人抱在一起诉说钟情,这让女的心瞬间破碎散了一地,这就是那个天天说着爱的丈夫,这就是他爱人的方式,女方伤心后最后被歹徒劫持,男方去救援,此时,他从歹徒口中得罪自己的老婆怀孕了,这让他无比的愧疚,最后女方还是因为歹徒反悔葬身了火海,男的痛苦和绝望已经悲伤不亚于你现在,甚至比你还要惨烈,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在自己的眼前就那样被火包围了,内心的冲击力差点让他垮掉,之后女的父亲受不了打击成了植物人,男的就这样一直活在愧疚和自责中。”

霍霆歌讲了一会,停顿了一会,然后观察了一下顾霆均的表情,发现他并不是完全没有反应,就在他说女的和肚子的孩子葬身火海时他眼中有了浓浓的哀伤。

“后来呢?”顾霆均突然开口道,这倒让霍霆歌有点惊讶了,没想到他会这么问。

“后来,四年后,他老婆回来了,原来她并没有死在那场大火中,而是被人救了,而救了她的那个人就是我!”

“你?!”

“对,就是我,这个故事里的那个丈夫你也听过,临海的江痕,他的老婆就是故事的女主人公,他们的爱情确实很虐,所以,我希望你也没必要这么颓废,或许有奇迹发生也说不定,就像他们一样,或许会有第二个我会救了付瑶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你确实不是好人,而她却是,老天爷不会让好人那么短命的。”霍霆歌后面说的话有调侃,有逗趣,还有不一样的开解在里面。

“你说她活着?会回来?”顾霆均像抓到了希望似得,眼睛直直盯着霍霆歌。

“或许有的,你应该学会看开一切,这样奇迹也才会发生。”

三年后。

sawell在三年前的分公司只有名城一家,而三年后却在国内开了不下于100家的分店,现在更是大受欢迎,箱包肯定是,而sawell的总裁本人比他的产品还要吸引人。

三年前,顾霆均从来不上电视,不会接受记者采访,而三年后他频频出现了镜头中,比三年前更加有魅力,帅气与日俱增,不一样的是,身上不再有冰冷的气息,而是一副很淡定很从容,很坚定。

“他这变化真大啊。”iris看着视频上的顾霆均说。

“谁说不是呢?现在变的我都认不出来了,不过,这样也挺好的。”

但是,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没人知道。

乔宇就只知道某一天,顾霆均突然出现在公司,没有了之前的颓废,就像换了个人似得,最后听赵阿姨说,霍霆歌曾经去过。

莫非是霍霆歌对他说了什么呢?

后来他问过顾霆均,他只字不说,他也没有再追问,不管怎么样,总之,他已经变了,这已经够了。

“听说你家老头子住院了,你不去看看?”iris说。

“没啥大病,年龄大了 而已。”

“老头子让你接手乔氏,你考虑的怎么样啊?”

“呃……没想好。”乔宇还是习惯自由,不想给自己加那么沉重的包袱,虽然知道有一天他迟早要回去,但是,至少不是现在。

“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我们三现在就你有希望啊?”乔宇用胳膊碰了碰iris问道。

“我也想啊,可是,思琪说她还要考虑一下。”

“还考虑啊,如果我没记错,她已经考虑一年多了啊,这丫头是不是耍不呢?”

“不会的,我已经把未来丈母娘巴结好了,她跑不掉的。”iris自信满满的说道。

“秒啊,果然是牛人。”乔宇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表情佩服,这个人不知道从哪来的这些办法啊,真毒,打蛇打七寸,不得了啊!

顾霆均接受完采访后,又再一次开着车,把之前他和付瑶在一起的时光又再回忆了一次,这三年,每年他都要在有她的地方待很久,连她的家,他都派人每天打扫着,就希望有一天那个家的灯光重新亮起,重新温暖起来,付正阳以及妻子的扫墓,顾霆均从来没有拉下,他现在不止代表他自己,还代表着付瑶,她不在这段时间他会一直这么坐着,直到她回来!

你在哪里?我真的好想你。

与此同时,西雅图的郊外的一片牧场,现在在举行着简单的葬礼仪式。

江痕和妻子夏凝就在其中,德斯是他们的老朋友了,所以特意来送他最后一程,刚好霍霆歌也来了。

“霍先生。”夏凝喊道。

“你们也来了。”

江痕只是点了点头。

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少,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对了,霍先生,你知道德斯把牧场这么处理啊?”夏凝问道。

霍霆歌摇了摇头,这时,旁边一个人说:“听说,他把牧场给了一个女孩子,但是我们都没见过这个女孩。”

“女孩?”

牧场。

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孩,正坐在草丛上看着一本书,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眼睛里星光璀璨,就那么看看书再看看羊群,然后嘴里念道:“时光深处的我们,随着星河大海直流而下直到宇宙的尽头!”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