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他与时光皆薄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车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

美国洛杉矶。

晚上。

男人、站在办公室通过窗子看着这个美国的第二大城市,他好像是在看外面的夜景,但仿佛又不是。

外面的灯光透过窗户,男人俊朗的五官倒映在了玻璃上,但他的眉宇间却一直没有舒展开来,仿佛在忧心一些事。

看着繁华的大都市,男人的思绪却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我不是孤儿,我有爸爸,妈妈,我要找我的妹妹,我不要去孤儿院,不去。”男孩嘶吼着,想掰开抓着他的手的几个大人。

尽管他反抗,呐喊,但还是没人听他的话语,最后他还是进了孤儿院。

进孤儿院第一天,他趁着吃饭溜出去,想回自己的家,可是当他看到从他们家走出的那个陌生的女人,男人以及小孩,他想喊:这是我的家,我的家,不准你们住我家。

可他还没有来得及喊出来的时候,就被孤儿院院长拽了回去,之后等待他的惩罚就是不许吃饭。

有了第一次,便有了第二次,男孩不顾惩罚,每天都去了他家的那个地方,看着那陌生的一家三口,他们幸福极了。

男孩看着那个画面有些刺眼,凭什么 他们就可以那么幸福,而他呢,妹妹不见了,妈妈走了,爸爸也走了,剩下了他一个人,成为了孤儿。可他呢?他什么都没有了,现在的他又能做什么呢?他什么都做不到也做不了。

再之后,男孩回到了孤儿院,不吵也不闹,很安静,孤儿院院长看到他这么听话,竟然让他去继续了之前的学业。

两年后,他上了高中,而且还是跳级,知道了学校每年都有和美国那边有交换生的计划。

他成功申请到了,然后头都不回的去到了美国。

在美国,他语言不通,肤色不同,很容易受到排挤和歧视,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白天趁没课时去兼职,到了晚上他努力学习,但到了深夜他却睡不着,那一个接一个的噩梦一直在他脑海里轮播,妹妹的失踪,母亲的跳楼,父亲的车祸,一幕幕折磨着他。

那段时间,他瘦的很快就只剩下皮包骨了,再加上好不容易挣的钱却被小混混偷走了,他追然后被打,日子艰难的过着。那时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出人头地,他要找到妹妹,报复那些让他受这么苦的那些人。

现在,他做到了,他成功了,成为了一家著名公司的总裁,他的产品基本占据了整个洛杉矶,他想他的计划也应该开始了。

这时,一个恭敬的声音出现在了办公室中,打断了男人的回忆。

“顾总,明天去名城的机票已经定好了。”

男人没有回头,只淡淡回了一个字,“嗯!”

隔天,顾霆均坐上了飞往S城的飞机。

十年了,他终于回来了。

名城机场。

“顾总,我们先去哪?”秘书赵阳走在离顾霆均不远的距离问道。

“去工厂,你不用去,你先去别墅。”

“是!”

顾霆均由其他人开车去了工厂所在位置。

工人所在地,因为占地面积比较大,所以一般建在比较偏远的郊外。

顾霆均坐在车里看着滑落的风景,他对这个城市不能说熟悉,但也不陌生,这里毕竟是他出生的地方,也是他从天堂落入地狱的地方。

路上,公路两边是土山,中间留了有两个轿车的位置的公路,路修的不错,但这一路还真没有什么车路过。

这时,在他们不远的前方有一辆大的挖土机迎面开来,而且速度很快,在司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直接对着顾霆均的车撞了上去。

司机忙喊道:“顾总,小心!”

司机忙打着方向盘,想尽可能避过去,但对方似乎是故意为之。

顾霆均眯了眯眼命令道:“车子往后倒!”

“是!”

司机倒着车,但很快后方又开了两辆面包车,也是一样,加速撞击着顾霆均的车,而这时,从土山上,滚落了好多好大的石头,重重的砸到顾霆均的车上。

司机因为撞击而晕死了过去,而顾霆均额头全是血,但还有意识,车子经过前后夹击,车身部分已经变形,也微微倾斜了,后面的车仿佛不放心似得,又连续撞了几下。

而后,车上下来两个人看了看满脸是血的顾霆均和昏迷了的司机,满意的开着车离开了。

瞬间,路上只有这一辆被急的变形的车。

这时,顾霆均的手微微动了下,但因为受重伤,浑身没力气,只能通过还有一丝清醒的眼睛看看外面。

但也只维持了一会,很快便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霆均听到了一个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努力想睁开眼睛,但也只看到模糊的一个轮廓。

“先生,醒醒!”

付瑶从学校出来,本来想回家来着,但接到了一个家教的活,所以便赶着去,但没想到地方还挺远的,辛亏她骑的是电动车。

路过这里时,发现了这辆发生车祸的车,她之前犹豫要不要下去看看,万一人还活着,她没有伸手,她会有罪恶感的,最后她决定下车查看。

她颤颤惊惊先走到司机座位,试了试司机的呼吸,发现司机已经死了,吓的她退出了好几步,毕竟死人的事换成任何人都不会冷静对待的,付瑶握了握拳头,慢慢挪到后座,通过打开的车窗,看到后座的人,她用颤抖的手去试了试那人的鼻息,发现那人还有呼吸,于是,她敲了敲车窗,喊道:“先生?”,希望可以唤醒那个人。

结果,那人也是晕晕乎乎的,眼睛都没有睁开。

付瑶突然想到,对了,叫救护车,于是拿出手机准备拨打120,但按了一下手机发现她手机居然连一格电都没有了,屏幕是黑的。

遭了,没电了。

那可怎么办啊?

而且从她下车到现在,没有一辆车通过。

不死心的她在路边等了一会,发现还真的没有车路过。

再等,那人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没办法,付瑶只好把手从窗子伸进去,先打开车门,无奈,她拽了拽车锁的位置,一点动静都没有,她看了看车身,由于车身后面被挤压的有点变形,原来那个开门的锁子也不管用了。

这可怎么办?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付瑶只好寄希望在还有生命特征的顾霆均身上,她大力的又继续敲了敲玻璃窗,声音也放大了一般,急切喊了两声:“先生,醒醒,我一个人弄不开,你能不能搭把手啊?”

此时的顾霆均光保证最后的意识不散已经用完了力气,哪来的力气开车门啊。

付瑶一看他那个样子,也帮不上忙,而且他还浑身是血,得快一点啊,不然这人生命就危险了。

付瑶看了看周围,也没有什么能用的上的工具。

只好,手脚并用,使劲拉车门,还不停的从里面找开门的地方。

过了好长时间,在付瑶满头大汗时,车门终于开了,她使力把顾霆均从车里拖出来。

付瑶个子一米六三,要拖动顾霆均一米八五的个子,想想都比较吃力,但好的事,她经常干粗活,所以使劲还是可以办到的。

把顾霆均拖到路边,付瑶才发现他浑身都被血包裹了,有点吓人,得赶紧送他去医院啊。

接着,付瑶又吃力的把顾霆均放到电动车后面的位置,自己也坐了上去,她把顾霆均的双手放在了她说腰上,也不管顾霆均能不能听到,叮嘱道:“先生,扶好了,我们要出发了。”

路上,付瑶开的很快,但也一直担心后面的人会不会掉下去,不停在用余光向后瞄,确保人不会掉下去后,才一直向着医院的方向开去。

好清新的味道,这是顾霆均意识清醒前唯一的想法,柔软的身躯,最后也彻底昏迷了。

到医院门口时,付瑶对着门卫喊道:“师傅,救人啊!”

门卫一看到座位后面浑身全是血的顾霆均,顾不上问话都手忙脚乱的上来帮忙,接着由护士抬进了急救室。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