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他与时光皆薄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为什么要救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

何律师冷淡对付瑶说道:“抱歉了付小姐,您父亲的案子我无能为力,您另请高明吧!”

付瑶听了,大惊失色。

他在说什么?什么叫他无能为力?

昨日他还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要帮她来着,这才过了不到半天的时候,为什么变化这么快?

“不是,何律师,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昨天不是好好的,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啊?”付瑶着急的问道。

父亲的案子目前他还算知道了一些,而且他也见过她父亲了,凭这一点,付瑶都是不可能放弃的。

“昨天?呵呵,我有点高估自己的能力了,还是有点年轻,为了不耽误你救你父亲,你还是聘请别的律师去吧,正好,我还没有向你收费。”何律师讽刺的说道。

“不是这样的,何律师,是不是你和程律师发生了什么矛盾?我可以去找他的,希望你不要放弃这个案子,我很相信你的。”付瑶恳求道,她要尽量去挽回。

“你想多了,我也不耽误时间了,我还有事,先挂了。”

“嘟嘟——”

何律师说完就立马挂断了电话,速度之快,付瑶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来得及,电话就传来电话挂断的提示音。

付瑶想了想,不行,自己不能放弃的,或许何律师真发生了什么事也说不定。

想到这,付瑶又打了一次,但何律师却没有接电话,那头只有好听的彩铃传来。

付瑶接连打了四个,都没有再打通何律师的电话。

本来以为父亲的案子会有进一步的发展,何律师现在退出让案子又回归到零了。

难道她要再找其他律师吗?

付瑶站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又想着警局发生的事情,太奇怪了,何律师的变化又太莫名其妙了,好像就在他看过她父亲之后就开始不一样的,那是不是说明他从父亲那又了解到其他情况呢?

付瑶越想越觉得不踏实,电话打不通,就只好去他们律师事务所了。

付瑶来到了何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问前台:“你好,我找一下何律师。”

前台:“你和何律师有预约吗?”

“何律师是负责我父亲案子的,我想和他了解案情的新进展,能帮忙叫一下他们吗?”付瑶道。

“好的,请稍等。”

付瑶在前台等着。

过了一会,前台带着何律师出来了,何律师一看到付瑶,表情就显得比较难看,有点不耐烦地说道:“付小姐,该对你说的,我已经在电话说的很清楚了,你为什么还要来这啊?”

付瑶道:“我觉得何律师你的变化太快,我有点担心,来看看你。”

何律师:“谢谢付小姐担心,我没事,还是那句话你父亲的案子我真的接不了,我能力有限,付小姐请回吧!”

何律师说完话就准备转身离开,付瑶一见,就立马追在他后面,说:“何律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能对我说吗好吗?是关于我父亲的事吗?”

何律师想甩开她,可付瑶紧紧跟着,一直跟到他办公室。

“你不要再问我了,有这时间,不如去找其他律师。”

“我只要何律师给我一个说法。”付瑶执拗的说道。

“什么说法?”

“为什么何律师态度变化这么快?”

“我已经说了,我没能力,没本事,行了吧,你还是走吧。”何律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付瑶道:“如果何律师不说,我就不走,我一定要个说法。”

何律师脸色变的有点阴沉:“你不走好,我让保安请你走。”说完,何律师就打电话叫来了保安。

保安来了之后,何律师就对他们说道:“请这位小姐离开我的办公室,她已经打扰到了我的工作。”

保安对付瑶说:“这位小姐,请。”

付瑶一看这情况,看来什么也问不出来了,而且何律师也是坚决不说,如果是这样,她只能另找人了,不过在找其他律师之前她有一个必须要问的问题要问何律师。

“等一下,何律师只要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我就离开。”付瑶大声对保安说。

“什么?”

“我父亲……他还好吗?”

何律师道:“付先生精神还算可以。”

“那就好,谢谢你了。”

付瑶说完话,没等保安开口自己就拉开门离开了。

走出律师事务所后,付瑶一点计划都没有了,这变化来的如此之快让她有点手足无措啊。

何律师这里是彻底结束了,只好找下一家了。

回家途中,付瑶才想起来自己匆忙去律师事务所找人,却忘了请假了,店长会不会以为她是故意旷工?父亲的事情固然很重要,但她也不因为这个给店长她们添麻烦。

于是,付瑶打电话请了个假。

她说了家里有点事,店长也很理解她没问啥就批了,还问她一天够不,付瑶想了想,就一次性请了两天,店长也同意了,付瑶很感激店长,她们对她太包容了,让她很感动。

这边搞定后,付瑶就开始找下一个律师了。

而另外一边,程凯向顾霆均汇报了自己的工作,把警局里的事情给顾霆均进行了详细说明。

“嗯,知道了。”顾霆均冷冷说道。

“顾总,我已经让所有的律师事务所不再接付正阳的案子,这样的话,他就只能乖乖等着判决了。”程凯说。

“嗯,有什么情况随时通知我。”

“是,顾总!”

正如程凯说的那样,之后,付瑶找了另外一家律师事务所,向其说明了父亲的情况,他们一听全部都拒绝受理这个案子,而且说的都和何律师无二,说自己没有能力之类的话。

一个付瑶可以理解,但是找了六个全是如此。

这样也未必太诡异了吧,付瑶虽然不聪明,但也知道了这件事绝对有鬼,肯定有人在搞事,是谁呢?结果不言而喻,肯定不露面做事过分所谓的那个“受害人”。

付瑶在外面跑了一下午,跑的腿都断了,可是还是没有一个律师肯接这个案子,而且付瑶都说到掏双份钱来雇佣,依然没有人。

心里又急又烦,付瑶颓废的回到了家里,趴在客厅的桌上,满脸泪水。

付妈妈看了,心疼的不得了,她没用,让女儿在外面跑着,找人,她肯定是受了委屈了。

“瑶瑶,对不起,是妈妈没用,让你受委屈了吧?”付妈妈坐在付瑶旁边,用手指帮她擦着脸上的泪水。

付瑶坐直身体胡乱了抹了抹脸,安慰道:“没有的事,我年轻跑的快,再说爸爸的事我跑也更比较方便一点。”

“哎!”付瑶妈妈叹了一声气,然后问道:“怎么样了?”

付瑶垂了垂眼眸,然后才直直看向付妈妈:“爸爸的案子有点复杂,很多律师都说没接过这种,他们有点没把握,所以不敢接,不过我明天再去找找,一定有能接得起的律师的。”

“嗯,也是,就是不知道你爸爸在里面过的怎么样,腿还疼不?”付妈妈担忧道。

付瑶想起何律师的话,安慰道:“爸爸肯定是好好的,而且现在还没有开始审,他在那里一定不会很差的。”

“希望如此,你也跑了一天,去休息会吧。”

“嗯,我知道了。”

第二天,付瑶又去找律师了,一上午下来,结果和昨天一样,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付瑶是真的没力气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到底是哪里不对了啊?

付瑶在路边傻站了一会,突然脑袋里冒出一句话“我希望不管是你还是家里,如果有事,我希望自己是第一个知道的”。

这句话是顾霆均说的,是付妈妈住院时付瑶没有告诉他,被他“训斥”的那次,之后付瑶承诺,什么事都会告诉他。

目前这个情况,是不是应该让顾洗先生知道啊?或许他会有办法说不定呢,接着付瑶又想到最近顾霆均的态度也比较奇怪。

但现在她也顾不上那么多,只要能救她父亲,让她做什么都行。

接着付瑶立马拿出手机,没有任何犹豫的拨了顾霆均的电话。

带着忐忑的心等着电话接通。

正如她所判,电话很快被接通了,付瑶先开口说道:“顾先生,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那头顾霆均拿着电话靠在别墅的窗户上,听着电话里那个紧张不已到声音。

“我在别墅。”顾霆均说道。

“我马上过去找你,请你等我一会。”说完付瑶就挂掉了电话,开始在路边拦车。

顾霆均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眼神负责。

终于要来了!

付瑶坐着出租车三十分钟后到了别墅门口。

她用自己的指纹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刚进客厅就没看到顾霆均,只看到软软懒洋洋趴在沙发上,两眼眯着,付瑶都来不及摸它一下就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去找。

终于,她在书房找到了顾霆均。

“顾先生。”付瑶走进去说道。

顾霆均转过身,看着付瑶没说话。

付瑶也顾不上其他的了,就直奔主题。

“顾先生,求求你救救我爸爸,他进了警局,被人诬陷说他拐卖人口,求你救他。”付瑶着急的说道,眼睛里带着泪花。

五秒钟,五分钟,十分钟,顾霆均没有搭话,只是静静的看着。

就在付瑶以为他没有听清楚想重复第一遍时,这时,耳边响起了如同从地狱最深处传来的无比冰冷声音:“我为什么要救他?”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