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他与时光皆薄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六章 取悦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

付瑶的话说完后,自己的心脏跳的很快,身体也微微颤抖,完全不敢看顾霆均,贝齿咬着嘴唇,甚至还有一丝的颤抖。

顾霆均没有反应,整个客厅异常的安静,安静的有点可怕了。

过了好一会,付瑶浑身的细胞都在警觉着,都在期待着,期待着顾霆均的回答,可是他依然没有回应。

接着,顾霆均就开始抬脚准备去书房,走了半步后,他扭头用余光看着付瑶,讽刺道:“你还真敢提要求啊?”

那声音带着讥笑和蔑视以及不屑一顾。

付瑶急忙说道:“不是,不是要求,我求求你,顾先生,我只要看一眼我爸爸就好,就一眼,只要看一眼,就好了。”

后面的“就好了”三个字,付瑶是用比其他词更低的声音说出来,低的就好似只有她自己可以听到一样。

但顾霆均还是听到了,冷哼道:“你真是不自觉,作为罪人,具体还敢来求我,你是用什么眼光来看待自己的呢?又是用怎么的眼光如此来看待自己觉得我会答应你的请求?”

付瑶沉默。

他说的很对,她是罪人,甚至他们一家都是罪人,她是来还债的,无论他想做什么,她都不敢反抗,她明明都知道的。

可是,她却只想看父亲一眼,只有这一个请求而已,毕竟从爸爸入狱开始,她就没有在家见过他了,他现在具体怎么样了,什么样的状态,她都一无所知。

所以现在她只是想见父亲一眼,所以只能鼓起勇气来求顾霆均,只要他愿意让她去见父亲,她什么都可以做,不管什么的。

“只要见我爸爸一眼,任凭顾先生惩罚。”付瑶说道。

顾霆均慢慢转过身,看着付瑶,虽然她声音比较小,但语气中的坚定却不容忽视,看来她这次是非要去看付正阳不可了。

“想见你父亲是吗?”顾霆均淡淡说道。

付瑶一听眼睛对上顾霆均的,眼里的惊喜和雀跃太过明显,让顾霆均有点不悦。

“嗯,只要能让我见父亲一眼,我任凭顾先生发落。”付瑶赶紧把之前的话又重复一遍。

“好!”顾霆均说道。

“谢谢顾……”付瑶不敢置信顾霆均居然答应了,就赶忙道谢,但被顾霆均打断了。

“只要你能取悦我,你就可以去看他了。”

“什么?”付瑶从刚才的喜悦心情瞬间被冻住了,表情僵硬。

“取悦我!”顾霆均冷冷的重复了一遍。

看着表情僵硬的付瑶,顾霆均冷笑着,就看着她如何反应。

付瑶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直回荡着顾霆均说的那三个字“取悦我”,付瑶已经不是不经人事的女生了,她和顾霆均已经做过很多次了,所以在顾霆均第二遍说出来的时候,她隐隐约约就知道了他话里的意思。

她对于他来说就是床伴,奴隶,玩偶,只要他开口,她就得随时为他准备着,不能有自己想法,就只供他享受而已。

她其实早就知道,不管她怎样求他,他都不会那么爽快的答应她的,即使他答应了,那肯定是会附带条件的,想过很多,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他就是要完全碾碎她所有的尊严,让她完全就像木偶一样,乖乖臣服他,把他们两人的感情活生生的拆开并撕成碎片,并撒向了那个名为仇恨的深渊,最终消失不见。

原来是这样啊!

付瑶苦笑着,她没有看顾霆均,而是想着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前面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后面就是乌云密布。

等付瑶再次抬起头看向顾霆均的时候,顾霆均就知道了,她现在是无论他要做什么,她都不会反抗的,甚至是乖巧的接受了。

明明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可是此时顾霆均却没有一丝的高兴,心里更是空虚,更加怒火中烧,为什么明明是他们一家的错,为什么作为罪人的她站在她们面前却显的自己像是个恶人,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才对,为什么!

“去把你自己洗干净,我不想见到一丝不干净的东西。”话说完,顾霆均就迅速转身回了卧室,狠狠的合上了门。

付瑶在原地站了一会就慢慢走向了卫生间,她脱掉自己的衣服,站在镜子跟前,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

不干净吗?

站在花洒下面,付瑶狠狠的搓着身体,直到被搓的地方发红了她才满意,走出卫生间的时候,付瑶紧紧的裹着自己,哪怕别墅里有暖气,她人却在发抖,就好像是被冻着了一样。

她一步一步走向顾霆均的卧室,到了门口,她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顾霆均没有感情的声音。

付瑶推开门,走了进去,就发现顾霆均坐在阳台处,抽着烟。

付瑶从来没有见过他抽烟,平时在他身上闻不到任何的烟味,以为他不抽烟的,没想到他居然也抽。

看着付瑶进来,顾霆均眼神冷冷扫了她一眼,再吸了一口烟,就把烟按灭在烟灰缸,然后走到付瑶跟前站定。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付瑶。

付瑶站在顾霆均跟前,她要看顾霆均的脸必须要抬起头才能看到,平视只能看到他脖子。

两人面对面站了一会,顾霆均也完全没有要提醒付瑶的意思就那样站着,就那样等着。

付瑶虽然没有看顾霆均的眼睛,但是她知道他在讥笑她。

又过了一会,付瑶才慢慢伸手,开始解顾霆均的衣服,顾霆均穿的是衬衫,除了脖子处那个扣子是开的,其他的都扣好,她一个一个去解,每解一个,手都不自觉的往回缩一下,直到衬衫扣子全部解开,露出顾霆均小麦色的皮肤,付瑶就停住了。

倒不是因为她害羞,不,也有点害羞,但不知道下一步做什么占了很大一部分,付瑶没有看过这一类型的影片和电视,而且电视里都是男主角主动的,很少有女主角主动的,前几次也是顾霆均主动的,现在让她来,她完全不知道从哪开始,该怎么做?

付瑶想了想,先不管了,先把衣服给脱了再说了,于是,她把顾霆均的衬衫脱了下来,就这样顾霆均上身不着衣就那么站着。

接着之后就尴尬了,付瑶完全不知道怎么做了?

顾霆均就那样看着她,实在看不过去了就冷笑道:“这就是你的能耐?不过如此。”

付瑶被他说的有点难为情,于是,就主动拥抱住了顾霆均,他的身上很暖和和以前一样。

接着,付瑶就抬起脚准备亲顾霆均的嘴唇,但快要碰到时,顾霆均转过头去了,这让付瑶一方面心痛,一方面尴尬。

在他心里,她已经不配亲他了是吗!

付瑶又朝他脖子处亲了亲,动作幅度很轻,就像羽毛落在身上一样,很轻,她的动作很轻,很认真。

付瑶没有注意的是,顾霆均的身子比之前僵硬了,不自然了。

就这样付瑶亲了一会,或许是顾霆均没有耐心了,又或许是顾霆均变卦了,他朝旁边跨一大步,和付瑶拉开距离。

付瑶差点因为站立不稳,前倾倒在地上,有点不解的看着他的后背。

“这就是你的取悦,我很失望了,这次你失败了。”顾霆均说道。

并弯腰拿起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付瑶一看急了,不管自己凌乱的衣服,就直接从后面抱着他,紧紧的。

然后嘴里着急说道:“顾先生,再给我一次机会,再一次就好,我很快就能满足你了,很快了。”

顾霆均掰开她的手说道:“没有了,机会我说了算,你没有通过。”

等到他完全掰开付瑶抱着他的手时,付瑶就更加着急了,不行,不行,这样就见不到父亲了,于是,她又恳求,还很快转到顾霆均正面再次抱住她,紧紧的,两人贴的很近。

这时,顾霆均眼眸沉了沉,手刚放在付瑶身上,付瑶以为他要拉开她,抱的更紧了。

但下一步,在付瑶还没反应上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压在了床上,顾霆均眼里出现了火苗,渐渐的火苗变成了火焰,燃烧了他,也燃烧了她。

等到顾霆均从她身上起来的时候,付瑶的意识才慢慢回来,她失败了是吗!

顾霆均站在床前,如帝王一般的姿态凝视着付瑶,然后说道:“明天我让程越带你去。”

说完就向门口走去,他握住门把打开门瞬间又说了一句:“我不喜欢和一个木偶做ai,这次算我赏赐你的请求,下次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话刚说完,门就合上了。

在顾霆均走后,付瑶就坐了起来,她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是啊,在他眼里,自己都不如外面找的小姐,而是一个木偶,一个随意发泄的木偶一般的存在。

一直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他的羞辱,可是每一次他说完后,她心里的某处都痛的牵扯到她浑身的神经,痛的真想撞墙,原来她还是在意着啊,他每一次羞辱的话语就如利剑一样在她心脏处狠狠的刺着,还要不停的换着方向,已经不能用痛来形容了。

伤人最深的不是肢体动作,而是言语,它无处不在,它没有预兆,它防不胜防,它变化莫测,它……无药可治!

第二天一早,程越就来接付瑶了。

“付小姐,顾总让我陪你去看你的父亲,请吧!”程越淡淡的说道。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