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他与时光皆薄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六章 绝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

“是!”小张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还把那个卡车司机拉到一边。

只有顾霆均呆呆的看着付妈妈躺在那,她的身下的血一直在留着,有一些都流到了路边,那个画面很吓人。

还有一丝意识的付妈妈艰难的转过头看向顾霆均,她笑了笑,嘴动了动,但是没有任何声音,只是献血从她嘴里不停往出冒着,直到她缓缓闭上了双眼。

顾霆均看着付妈妈,他懂了她刚才的笑容的意思,她是在问:“这样够了吗?我用命偿还了,够了吗?”

这时,急救车来了了,付妈妈被护士抬上了急救车,然后车很快离开了 而顾霆均还是愣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直到小张叫他。

“老板,我们要不要去医院?”

顾霆均没有说话,但是神已经回来了,他转身看着小张,想说点什么但是不知道说什么。

而紧接着,顾霆均的手机便响了。

他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赵阳很沉重的声音:“顾总,监狱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今天凌晨,付正阳在监狱自杀……身亡了。”

顾霆均一听手机差点从他手里掉落,他咬牙说道:“你说什么?”

“是警局那边给的消息,说是尸体已经放在验尸房了 还有就是……付小姐知道了这个消息,她出了车祸,流产了!”

“轰”的一声,顾霆均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东西突然爆炸了,炸的他后退了两步,身子还摇了摇,一脸震惊的听着赵阳的汇报。

赵阳说付正阳死了,说付瑶出车祸了,还是付瑶流产了!

她怀孕了?!顾霆均不可置信的看着手机的屏幕,她怀孕了!

紧接着,顾霆均脸上又是一变,孩子没了!就在一瞬间,从有到无就只是那一下子。

顾霆均不知道自己在知道这个消息时,心里什么感觉,他完全描述心中的那个感觉,但是此时此刻,他心里揪的难受,就像被谁一把抓住了,还在撕拉着。

小张感觉到顾霆均的异样赶紧上前,轻轻喊道:“老板?”

顾霆均伸手阻止了他要说的话,沉声说道:“去医院。”

“是,顾总。”

于是,车飞快的行驶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车到医院时,顾霆均没有立刻去看付瑶,而是先去看了付妈妈。

看着这家医院,顾霆均感觉有点讽刺,无意中付瑶和自己的母亲住进了同一家医院,但她却不知道,而且她们都是危在旦夕。

顾霆均还没走到急救室,急救室的门就开了,医生根据付妈妈的名字喊了家属,顾霆均上前在医生跟前站定。

医生有点表情沉重的对顾霆均说道:“抱歉,我们尽力了,病人送来的时候,动脉破了好几处,血一直止不住,而且病人有很严重的心脏病,来的时候,电击已经没有反应了,请节哀顺变!”

说完,护士推着已经被蒙上白布的付妈妈出了急救室,顾霆均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由着护士把她推向了那个叫做“太平间”的地方。

顾霆均靠在走廊的墙上,表情很复杂,眉宇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紧锁着,整个人的状态很不好。

当他来到付瑶的病房门口时,手握上门把的那一刻,他突然没有了推开这扇门的勇气,他有预感,如果他进去了,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会更加棘手,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掌控,万一没有处理好,或许会让他追悔莫及的。

他犹豫了,手紧紧的握着门把,却没有了力道。

直到里面响起了赵阳的声音:“付小姐,你不能起来,你身子还没好。”

“我爸爸呢?我爸爸在哪?我要见他,我要见他。”付瑶脸色苍白的想要从病床上下来。

但是因为她才流产,身体很虚弱,而且因为那个电话,整个人完全都站不稳,还一个劲的想要下床。

赵阳一直在阻止,但他只是个助理,只能进行口头上的劝阻,无法进行其他行为。

“顾总,快来啊!”赵阳心里喊道。

似乎是听到赵阳的呐喊,顾霆均推门而入,让病房的两人都楞了一下,赵阳是一脸欣喜,而付出则是一脸茫然。

“顾总。”赵阳喊道。

付瑶楞了一下,然后急切说道:“顾先生,求求你,让我见见我爸爸好吗?他们骗我,说是我爸爸自杀,我不信,爸爸知道我的妈妈都在等他呢,他不会那样的,求求你,让我见见他,之后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付瑶都差点跪在床上了。

顾霆均看着她,头发凌乱,额头上还绑着纱布,脸上也是,眼睛又红又肿,整张脸苍白的可怕,再配上衣服的病服,说像鬼一样也不过分,整个人狼狈极了。

然后把视线从付瑶的脸上移动到她的腹部,孩子没了吗?

付瑶那样的恳求,始终换不来顾霆均的一声同意,她瘫坐在床上,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见我爸爸?为什么?我只要看他一眼就好,只要一眼就好,为什么不让我见啊?”

赵阳一脸悲伤的看着顾霆均,叫了一声:“顾总。”

顾霆均这次缓缓说道:“不用求了,他们说的没错,你爸爸……自杀了。”

顾霆均说这话时,虽然和往常一样,声音清冷冷冽,但是如果仔细听,便能听到他刻意压制某种感情的那个语气,但是他掩盖的太好了,以至于,付瑶在听到这句话时,整个人不动了。

接着,就就听道付瑶痛苦的哭喊声:“爸爸,爸爸啊!”这个声音不大,却让病房外的过路人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医院这个地方总能让人有一种无奈的和束手无策的悲哀。

赵阳也是沉痛的低下头了,尽管他知道付瑶的爸爸害死了顾总的父母,但是悲伤的情绪可以毫无防备的攻陷每个人的堤北,让每个人的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看着痛苦不堪的付瑶,顾霆均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没有半分想去安慰,想没有想要离开的冲动,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这时,付瑶的手机响了,还在痛苦中的她完全没有了其他的意识,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手机响了好久,终于停止了。

但很快,病房的门就被大力的推开了。

进来两个人,一个是李思琪,一个是iris。

“瑶瑶!”李思琪一看见付瑶就上前抱住了她。

iris站在顾霆均旁边,说:“我知道了。”

顾霆均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看了看,又回到了付瑶身上。

安慰了一会付瑶,李思琪转身恶狠狠的看着顾霆均说:“顾总还站在这里干嘛?想看瑶瑶的笑话吗?你这个杀人凶手!”

沉浸在悲伤中的付瑶听到这句话时,抓着李思琪的胳膊,问道:“思琪,谁是杀人凶手?”

李思琪咬了咬牙,看着付瑶说道:“瑶瑶,你要撑住了,付阿姨就在刚才被卡车撞了,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而这个人,明明就站在阿姨跟前,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死去,他就是杀人凶手!”

iris有点懊恼的别过头去,他嘴太长了,一不留神就直接说出口让这丫头听去了,完了,这怎么收场了。

付瑶听了异常的安静,她对思琪说道:“思琪能麻烦你先出去吗?我有话要对他说。”

然后又对着赵阳和iris说:“你们也是。”

思琪有些不舍的朝外面走,还频频回头,这个时候的瑶瑶可是很反常的,她想陪她,但还是被iris给拽了出去。

这下病房彻底就剩下了顾霆均和付瑶了。

付瑶慢慢下了床,她扶着床慢慢朝顾霆均走了两步,在离他还有三步时停住了。

“思琪说的是真的?我妈妈在你眼前出车祸了?”付瑶问道。

顾霆均一言不发。

他没有否认,那就是承认了。

“为什么?你不是说只要我回名苑就会放过我妈妈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救她?为什么啊?”付瑶大声质问道。

顾霆均被问的哑口无言的时候,他冷冷回了一句:“我为什么要救她?”

付瑶一听,直接笑了,还往后退了一步:“哈哈哈哈。”

“是啊,你那么恨我们一家人,你怎么会救她?我又傻了,你怎么会救她?不会,你巴不得她去死,对吧?呵呵,是啊,我早该知道的,早该知道的,这下,顾总是不是可以得偿所愿了呢?我爸爸死了,妈妈没了,两条命赔你父母的两条命,够了吗?”付瑶是笑着,但是泪水已经布满了她整个脸颊,很是滑稽。

“够了吗?”付瑶大声吼道:“不够是不是啊?对了,还有一个孩子呢,这样三条赔两条够了吗?”付瑶笑着摸了自己的腹部,对顾霆均说道。

然后又摇了摇头,说:“不够,肯定不够的,那么,我这条贱命赔上是不是就够了呢?杀了我,杀了我啊,你现在就杀了我,啊,这样就够了。”

顾霆均复杂的看着付瑶,脸上云淡风轻,但手心快被自己扣出血来了。

“杀了我,杀了我啊,快点杀了我啊!”付瑶冲顾霆均吼道,她还四处看了看,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把吊瓶直接摔碎,拿着玻璃碎片放在自己的脖子出,看着顾霆均说:“这样就够了,也不会脏了顾总的手,我马上赔给你,很快的,很快。”说着就要往下刺。

顾霆均一看眼中一惊,急忙上前,用力的打落了付瑶手中的玻璃碎片。

“连死都不让我死,真好啊,真好啊。”付瑶喃喃道。

顾霆均:“……”

付瑶突然眼睛一亮,带着恨意看着顾霆均说:“我不介意你囚禁我,不介意你给我爸爸判了刑,不介意你威胁我,但是,你为什么不能救一救我妈妈呢?她自始至终什么都不知道,你,真的好狠心,顾霆均,我恨你,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最后一句话付瑶带着绝望的心情吼出来的。

而最后的这番话也成功让顾霆均高大的身体震了震,无法再保持原有的从容。

他就那样看着付瑶一瘸一拐的绕开他,走出了病房。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架 下一章